雅昌专稿丨在美院读书 就一定要成为艺术家吗?

原标题:雅昌专稿丨在美院读书 就一定要成为艺术家吗?

扩展阅读:雅昌艺术网关于“以冒用'雅昌'名义骗取艺术品等犯罪行为”的声明

天太热!只有免费的凉茶才可以召唤我出门:)

杭州主城区长明寺巷口,由80岁的顾忠根爷爷看守的免费凉茶摊传承三代,已存在41年,但今年有些不一样,它变“美”了:手推车被粉刷一新,茶缸、一次性纸杯、遮阳篷、杯架乃至爷爷的围裙都面目一新,手绘的凉茶配料表甚具趣味,绿底白字的设计不仅大方典雅,更符合夏日凉茶铺的自有属性,凉茶铺整体LEVEL立刻上调了好几个档位。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其实,这是中国美术学院“彤花山烨”设计师公益改造计划的第二项成果。2个月前,他们刚刚将美院南山校区附近一家原本简陋的钟表修理铺改造的焕然一新,各界好评如潮。

▲图片来源于网络

它们的美,不仅在“颜”,更在“值”。

一间小小的钟表修理铺和一个小小的凉茶摊,事不大,涉及的人也不多,但凸显的不仅是公益事件带来的感动与美好,更在于其中透露的社会美育广阔需求和美院在这方面主动出击的态度。

“彤花山烨”项目旨在“用设计改变生活,用设计扶贫帮困”。听上去很主旋律是不是?其实很接地气,简单一点说,就是用所学解决具体的生活。参与者之一的林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这次门店改造实践,我们大家达成的共识是做有温度的设计,为身边有需要的人,用设计的力量解决一些力所能及的问题。设计点亮生活,让美好而有趣的事情一直在发生”。中国美术学院学工部部长竺照轩则说:“我们的这个项目,就是让美院同学们通过‘设计+公益’的方式,让设计走向千家万户,为当前国家扶贫帮困工作做出自己的贡献。”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参与学生们的愿望很朴实,具体操作也很实在,如装凉茶的大水缸在外观设计上使用了跟整体摊位色调一致的墨绿色,光一个“茶”字就设计了好几版,除了手绘配方,还细心地在推车一角安上自动取杯装置…这些行为已经突破了艺术的小众自娱功能,“不仅仅为了人而设计,还要为了社会而设计,能够把所学的东西运用到服务社会上,这是导师希望我们做到,也是我们正在努力做到的。”参与者之一徐曦如此说。

艺术,曾一度被奉为高高在上的存在物,故习艺者大多主动或被动地远离群众,被生活隔离。但近几年社会发展速度突飞猛进,随之带来的观念改变与机制的调整就显得更为迫切。一般而言,意识应先于行动,但实际情况却大多是现实反推思想改变,而在这过程中,能否率先嗅到变化的味道便是能否取得下一步发展先机的关键。

创作本是件私人化的事,强调创新与个性,但高校注重集体共性,所以这个过程中,如何变通性“融合”就成了关键:“我们这几年做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很注重通过优秀传统文化的活化和公益活动等载体,不会很直白、强制性地提要求。”从事学生工作已十几年的竺照轩对此最大的体会就是“所有的学生工作一定要跟专业相结合,这是我们的优势,也是我们的特色。实际上,美院的创新相对而言更容易,因为条条框框不会那么死板,本身灵活性也高,而且很多事情都可以内部协调。”

▲中国美术学院学工部部长竺照轩

实际上,中国美术学院在社会美育方面的浓墨重彩是有某种血缘性的属性。早在90年前,新文化运动先驱蔡元培先生1928年便极有前瞻地将“美育”的崇高理想安放在西子湖畔,他主持创建的“国立艺术院”即今日的中国美术学院。开学典礼上,蔡先生表示“大学院在西湖设立艺术院,创造美,使以后的人都移其迷信的心为爱美的心,借以真正的完成人们的生活。”创立初期的国立艺术院组织大纲中更明确写出艺术院的宗旨:“本院以培养专门艺术人才,倡导艺术运动,促进社会美育为宗旨。”

其实,除前瞻于社会美育,中国美术学院还高妙地将专业性和社会需求顺畅结合,此种融合能力可谓少见。

“美美讲堂”便是一项极佳案例。其是由国美学生担任教师、面向热爱艺术的大众开设的艺术体验公益活动,内容覆盖多门类,迄今已十余年、举办了百余期。发展至今,其已非简单的“讲堂”含义,实是一所在云端的多维无墙学院,向内生发后启动外延开拓之路:海外中国文化推广和国内农村儿童的美育提升,二者同步前行。不仅成为国美原创大IP,具备内生强大内容源,自主开发的系列教材不仅深受欢迎,更在上架销售后业绩不俗。

本质而言,此IP的演变过程中涉及一个核心问题:对艺术社会功能持有的态度应发生改变,表面可能是方式或对象、渠道,实际则是功能本身的多元化,因此态度甚至是整个方向的调整才是重点。

▲2017年12月15日,

“美美讲堂案例展”在浙江美术馆开幕,

展览通过“美美讲堂”近年开展的若干活动案例集中

展示美院师生在社会实践各方面取得的成果。

仔细理一理此IP的炼成过程,或可一得端倪。

2010年夏天,国美学生到浙江农村开展文化志愿服务活动,过程很顺利,但在之后的实践中,中国画与书法艺术学院辅导员、校团委副书记毛腾意识到,每次志愿者可能都不同,因为人的流动性基本不可控制,那么至少教学内容要稳定,这便直接催生了“美美讲堂”两套教材的诞生。2014年,《大家小书》系列与《艺趣》系列丛书作为美院文化公益教材出版,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2015年5月《大家小书·千字文》口袋字帖正式发布,一个月后便完成了10万余元的网络众筹资金。同年9月,《大家小书·千字文》口袋字帖获得第24届“金牛杯”优秀美术图书奖银奖,2016年5月《大家小书·花鸟鳞介编》发布,并于同年再次蝉联“金牛杯”。紧接着,《大家小书·篆刻编》、《大家小书·果蔬编》也陆续发布。

在此之后,“美美讲堂”便开始以独立品牌方式开展活动,IP概念也逐步铺设,旗下诸多活动被整合成7项:书画名家进校园、艺术周末、棉花小豆豆儿童美育夏令营、益心无量滇西支教美育项目、色彩童年农村留守儿童美育计划、美愿玉岭、心泽长漠儿童绘画心理疗愈。

至此,“美美讲堂”原创大IP始成。

但此时,它还因人员和场地的缘由只能拘于学校内部或周边,很难规模化推行。但利好春风很快到来,“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让“美美讲堂”春风拂面。很快,中国美术学院与阿里巴巴集团共同开启了“梦是彩色的”中国农村留守儿童艺术梦想成长计划。2016年7月,战略合作协议签订,约定“美美讲堂”携手“农村淘宝”,将“美美讲堂”视频公开课通过阿里巴巴农村淘宝的网络平台送到2万多个阿里农村网点,供农村孩子课外学习,共同打造农村留守儿童网上美育课程平台。2017年10月,“美美讲堂”被评为全国暑期社会实践最具影响力项目,“美美讲堂——乡村留守儿童互联网美育计划”项目获批成为国家艺术基金传播交流推广项目。

十余年来,美院学子不限于每年的下乡写生、暑期社会实践,更通过参与G20整体形象设计、浙江特色小镇规划设计、中国设计智造大奖、农村文化礼堂建设等大型社会服务项目,认真地追逐和实现自身的价值。

竺照轩是“美美讲坛”项目一路走来的重要见证者,“这个项目十几年来由小变大,从校园到走出国门,我们的初衷就是‘让美点亮生活’,让更多人觉得生活是非常美好的。感受到美,这也是我们学校社会美育一贯来所坚持的初心。之后我们也会一直做下去。”他十分敏锐地意识到当下社会美育的外在环境已变:老百姓对艺术功能的认识变了,从只在乎功能项逐渐向参与感、享受性转变,现在很多小孩学画画都不是为了考级或长大了考美院,只是单纯地希望可以训练手脑协调度、想象力,甚至还包括个人意识的体现。”换句话而言:当下社会普及性艺术教育的状态已变。这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社会对“艺术”态度的转变。“原来没有目的性的培训肯定没人参加,但现在完全不一样。”

▲中国美术学院美美讲堂与浙江美术馆

联合组成的美美讲堂儿童绘画心理疗愈志愿者团队

“美愿玉岭 心泽长漠”在新疆乌鲁木齐SOS国际儿童村

▲中国美术学院美美讲堂

“一带一路上的大家小书”

活动走进越南河内大学孔子学院

所以,此文目的并不是提倡广大美院学生不要去做艺术家,而是希望在时代前行过程中,大众,特别是日后即将成为艺术从业者的广大美院学子们,能扩大看待“艺术”的视野,万不可将自己的未来狭隘地局限于某一职业或身份。目前尚在美院读研的徐曦就希望自己毕业后能成为一名社会工作者而非纯粹的艺术家:“因为社会不需要这么多艺术家,需要的是更多的艺术工作者。艺术家是为艺术而艺术,而艺术工作者是为人生而艺术。我们学校有很多专业,也有很多就业选择,出了学校大家也都是社会的一份子,多数人成为了艺术从业者。”在她看来,成为艺术家和艺术为社会服务二者不矛盾,“真正的大艺术家需要承担相对应的社会责任。而艺术为社会服务是一种方式。游离在社会之外的艺术是不存在的。艺术家和艺术工作者的区别可能在于艺术家更多的在创造‘自己的东西’,每一件艺术作品最精髓都应该是背后的思想,思想是难以和社会脱节的。”艺术的社会公用在于它有相当强烈的感染力量,对于人的身心有着重要影响。“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追求美是人类的本能和天性,美与和谐让人觉得愉悦和舒适,艺术和社会的影响也是相互的。这也是为什么现在不带功利性只是对艺术有兴趣的人越来越多的原因。”

实际上,“艺术”涵盖范围宏大且细微,只要能以所学之技能为他人带来美的享受,或能引导美的方向,都是艺术教育值得赞赏的功能所在,也都是学艺之人的价值所在。简单而言,就是美院毕业后没有成为艺术家并不意味着低人一等或白读了,考上美院也不要以为只有成为艺术家这一条路。条条大路通罗马,这一哲理同样适用于艺术领域,学艺有很多可能,不要在起步阶段就将自己画地为牢。

责任编辑:

上一篇:不撞南墙不回头?你能别来指点我了吗

上一篇:仓储、材料、工艺、经验以及“手工琴”



推荐